重庆站
注册

社论丨发挥新型举国体系优势 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2021-08-25 11:05:59
21世纪经济报道

日前,国资委党委召开扩大会议时强调,要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推动中央企业主动融入国家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创新体系,针对工业母机、高端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聚焦战略性新兴产业,适时组建新的中央企业集团。

自改革开放以来,央企逐步退出市场竞争性行业,只保留了一些战略性传统行业,诸如航天、军工、高铁、核能等领域,实行全产业链发展。而在市场领域,中国企业逐步接受全球分工体系的安排,部分企业从事代工,部分企业靠组装,在核心设备、零部件与软件等领域主要依靠进口。但是,这种全球分工体系由美国主导,当中国产业开始升级参与国际高端产品竞争时,就面临产业链断裂风险,从而抑制产业升级。

以半导体产业为例,当美国在1990年代主导信息产业发展并实现信息电子大众化消费(个人电脑、手机等)后,半导体诞生了Foundry模式,即行业垂直分工,包括EDA工具、IC设计和IC制造、封测等由独立企业完成。三星则坚持IDM模式,是从设计到制造、封装测试以及消费市场一条龙全包的模式,这奠定了三星电子后来强大的国际竞争力。

事实上,日本与韩国企业在产业追赶过程中,几乎奉行同样的发展模式,即全产业链集团化发展。比如日本传统上就存在财阀模式,二战后形成的企业集团热衷将所有工业部门都配齐,同时从事贸易与金融业务,形成独立完备的配套体系,包括生产、研发、应用、贸易等,类似于中国央企。可见,日韩在发展汽车、电子等产业时,自开始就以集团化方式坚持以全产业链独立发展,而中国则长期处于美国主导的分工体系之内。

当前,各国政府积极介入和扶持本国的半导体、新能源汽车以及其他新兴战略产业,全球产业竞争加剧。中国过去依靠市场主体的发展模式面临挑战,因为它们都比较弱小,能够获取的资源较少,行业资源碎片化比较严重,市场竞争环境下,市场主体自负盈亏,承担着较高运营成本的同时还承担市场风险,在这种状态下,它们参与科技创新和转型升级的积极性会受到影响。在其他技术领先国家的企业在政府支持下获取更多资源投入到创新竞争之中时,中国如果不改变目前资源散乱、主体弱小的格局,差距将会逐渐拉大。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为特色的举国体制是中国战胜困难的一个重要传统和优势,以央企作为创新协作的平台,组建新的中央企业集团就让新型举国体制有了“抓手”。

央企贯彻国家意志,举国体制能够有实力应对长周期、高风险、不确定性等发展中的挑战,而这些都是民营市场主体所无法承受的。央企不仅要投入研发与创新,还要肩负起产业链“链主”责任以及下游的应用,实现全产业链协同发展。这些任务对于非公市场主体都是难以胜任的。

但是,集中力量办大事不是搞大跃进式的科技会战,新型举国体制的重点在于“新”,即体制创新。新型举国体制必须是打破政府单一主体的管理和参与模式,仍然是以市场为主体,市场为导向,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是通过央企平台,建立政府、企业、高校、研发机构及用户共同参与的“政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模式,央企主要起到整合各类资源参与的作用,通过统一协调配置资源以及市场激励机制,更好更快地完成国家重大科技创新战略。

事实上,华为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了类似模式,运用各种资源,实现研发、生产、应用的协同发展,突破关键技术,逐步建立全产业链。但是,中国其他企业还没有形成这种能力和实力。我们要借鉴美国政府发展半导体的战略以及三星、华为等企业的创新管理模式,适时组建新的中央企业集团,借助新型举国体系优势,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增强国际产业竞争能力、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条必由之路。

写评论

深度好文 更多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 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