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站
注册

三年亏47个亿、大量产能闲置,广汽菲克成广汽“废客”

2021-09-10 09:24:49
经济观察网

【导读】 短短三年时间,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合资公司便赔了47亿,净资产超过44亿到负债超过3亿。作为广汽集团中的“副班长”,广汽菲克虽没有退出中国市场的打算,但现实与期待越来越远已是不争的事实。

(文/潘昱辰 编辑/娄兵)由于市场端的过于不景气,此前广汽菲克精心规划的长沙、广州两大工厂超过30万辆产能大都闲置,甚至员工大多数时间都在放假。广汽菲克正在为自己曾经的盲目乐观和激进付出沉重代价。

日前,一则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即将关闭广州工厂,并将产线转移至本部长沙工厂的消息不胫而走。此外亦有传言称,广汽集团正计划将广汽菲克全部股份的20%出售给菲亚特克莱斯勒(FCA)的母公司Stellantis集团。

对上述传言,Stellantis集团于9月8日发布声明澄清,称经过与广汽集团讨论,广汽菲克将专注于其在长沙工厂的生产,以提升该工厂的产能利用率,进一步降低企业运维成本、提升合资公司管理效率,有效增强企业的综合竞争力与盈利能力,并将于年底发布战略规划。

Stellantis集团否认了调整合资公司股比的传言,但广州工厂的关停已成既定事实。

广汽菲克的困境来源于汽车销量下滑导致的严重亏损。

根据广汽集团公布的财报,广汽菲克2020年累计销售4.05万辆,同比下降四成。广汽菲克2020年度的净资产为-3.31亿元,与巅峰时期的2017年相比已亏损近50亿元。其中当年产量不到4万辆,产能利用率不到12%。

虽然公司名称中包含菲亚特,但此前国产的两款菲亚特牌轿车因销量凄惨,早于2018年停产退出中国。目前,广汽菲克在国内仅销售Jeep一个品牌的车型,产能依然严重过剩。2021年1-7月,广汽菲克累计生产不到8000辆汽车,较去年同期暴跌六成;两个工厂超过30万辆的产能几乎全部闲置;同期销量仅为1.2万辆,同比下跌四成以上。

在过去的三年内,广汽菲克足足亏损了50亿元。那么,广汽菲克又是怎样垮掉的?

短暂高光

掐指算来,广汽菲克从公司组建成立、走上车生巅峰再到坠落至此,不过短短10年时间。

2009年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是年,中国正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而菲亚特也拯救了因金融危机陷入重组的美国克莱斯勒汽车,形成菲亚特克莱斯勒(FCA)集团。

同年7月,彼时的FCA与广汽集团签订框架协议。次年3月,广汽集团与FCA集团正式成立对等持股的广汽菲亚特合资公司,总投资约170亿元,总部设立在湖南长沙。

2012年6月,长沙工厂正式建成投产,一期产能规划16.4万辆,首款投产的车型即为三厢轿车菲亚特菲翔。但由于当时菲亚特与克莱斯勒刚刚完成合并,更为国人熟知的Jeep品牌并没有立刻安排国产。

就在菲翔的销量还在慢慢爬坡之际,FCA又急不可耐地与广汽集团签署了扩大合作协议:在广州建设新的汽车工厂,并确定了Jeep品牌的国产计划。2014年6月,广汽菲亚特广州工厂正式奠基,在此之前,广汽菲亚特又上市了一款轿车致悦。

2015年1月,广汽菲亚特正式更名为广汽菲克,Jeep品牌的第二波国产进程也由此拉开序幕。同年10月,广汽菲克首款国产Jeep自由光正式上市。

由于自由光上市时正值中国SUV市场的高速增长期,加之Jeep品牌在不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的广汽菲克也由此迎来了一波销售热潮。2016年,广汽菲克累计销售汽车14.6万辆,同比增长270%,成为当年增长速度最快的合资公司。在广州工厂投产后,随着自由侠和指南者两款新SUV下线上市,广汽菲克在2017年达到巅峰,年销汽车20.5万辆,同比增长40%。

但这也是广汽菲克和Jeep品牌在华的最后高光。

Jeep走下神坛

由于国内消费者早年的Jeep情结,加之自由光上市后的一度高光表现,使合资公司变得更加膨胀,高估了自身的市场潜力。2016年广州工厂投产,使得广汽菲克总体设计产能达到32.8万辆。可对于当时广汽菲克的年产销量来说,其利用率也仅有六成出头。

同时,广汽菲克还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扩张,短短数年经销商数量大幅增长至数百家。产能提升了,渠道拓展了,然而就是在这短短数年时间内,中国汽车市场再度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购置税减免的优惠政策下,小排量车型更为市场所青睐。而广汽菲克当时在售的SUV发动机排量为2.0L和2.4L,且售价较同级对手略高。大众、丰田、本田等主流合资品牌这一时期纷纷在SUV市场发力,推出了更多涡轮增压的小排量车型,售价基本控制在20万元以内,严重威胁到Jeep这样中间品牌的生存。

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告别快速增长的时代,广汽菲克全年仅销售12.5万辆,同比下滑四成,成为广汽集团中滑坡幅度最大的公司,已建成的产能出现巨大闲置,利用率还不到四成。

同时,广汽菲克的质量问题也开始爆发。特别是在2018年的央视3·15晚会上,国产Jeep因机油和远程控制功能故障被点名并引发热议,对广汽菲克的口碑造成重创。2018年9月,广汽菲克被迫召回14.39万辆搭载2.4L发动机的自由光和指南者,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公司同年的总销量。

尽管如此,Jeep毕竟是以越野发家的品牌。而广汽菲克推出的三款国产Jeep依然被拥趸们质疑造型“不够越野”。对此,广汽菲克除了现有SUV的改款上搭载小排量发动机外,又推出了一款大尺寸的越野SUV大指挥官。但小众的大指挥官根本无助于公司扭转局势。

另一方面,菲亚特的两款轿车自上市以来一直不温不火,加之多年没有改款,在广汽菲克步入车市寒冬后更加无法独善其身,最终于2018年率先退出中国市场。2019年,广汽菲克全年累计销量仅为7.4万辆,同比继续下跌超过四成。

2019年5月,原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和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整合为一体化合资公司,实现产销融合。同年年底,股东之一的FCA集团在卖身雷诺日产联盟未果后,选择与法国标致雪铁龙(PSA)集团结合,成立了全新的Stellantis集团。但广汽菲克并未因此时来运转。

2020年,广汽菲克销量下滑至4.05万辆,同比下降45.18%;今年1-7月进一步下滑,其中7月销量仅500辆出头。

观察一下:

近年来,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由增量向存量方向转变,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一二线合资品牌与自主品牌为完善产品阵容不断推出大量新车型,进一步加剧了“内卷”。

俗话说: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原本在国内体量不足的小众汽车合资品牌,在如此的环境下生存只会愈发艰难。

在广汽菲克关停之前,诸如东风裕隆、东风雷诺、长安标致雪铁龙等合资品牌均惨淡的销量宣告退出。就连马自达这样拥有许多拥趸的二线品牌,也不得不将长安和一汽两家合资公司进行整合。

但从Stellantis集团的最新表态来看,广汽菲克和Jeep不会退出中国。在该集团看来,Jeep在中国市场仍有“巨大发展潜力”。根据Stellantis集团的规划,“整合Jeep品牌在华业务(One Jeep)”是集团此战略规划的重点之一,基于此,集团将完全整合其在华的Jeep品牌进口业务和Jeep品牌本地合资业务。

事实上就在去年,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对汽车产业造成重创,但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集团依然共同向广汽菲克注资10亿元。今年7月,两大股东又向该公司注资30亿元以支持其后续发展。可在广汽菲克连年严重的亏损中,这点资金不过是杯水车薪。

7月下旬,Stellantis集团又任命印度人穆安泽代替蔡迪霓作为广汽菲克总裁,以进一步践行One Jeep战略。穆安泽此前曾在通用汽车等公司任职,2019年加入FCA集团,但并不拥有中国市场工作经验。而在有中国工作经验的前任蔡迪霓任内,广汽菲克已进一步滑入深渊,那么对中国更加不熟悉的穆安泽,又能否成为公司的救命稻草呢?

写评论

深度好文 更多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 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