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站
注册

从国情出发应对他国税改溢出效应(国金观察)

2017-12-11 06:04:27
和讯网

  黄小鹏

  日本政府近期提出了减税议案,计划以减税为刺激手段,鼓励企业增加投资以及为员工加薪,可能将企业税率最低降至20%左右。根据这份议案,企业要获得减税必须符合某些条件,其中之一是企业必须加强员工培训,并给员工加薪。此外,企业的创新活动,如投资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可再获额外减税优惠。

  从中不难看出,日本减税计划既是为了应对美国减税的外溢效应,也结合了日本长期以来的税收改革目标。日本的减税计划是渐进的,也是结构性的,其幅度和范围远远不如美国减税大,可以说,这是基于日本经济现实的一项边际改革。

  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日本最新的总体税率(五大类税收总额/企业总利润)高达48%,不仅比美国的44%高,在全球也属于比较高的。安倍上台后已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7%降到了30%左右,但美国这次一口气将企业所得税从35%降到20%,仍然对日本产生了刺激,这是日本迅速作出反应的原因。

  但是,200%以上政府债务/GDP比率以及严重的老龄化使得日本政府没有底气采取幅度较大的行动,所以,它只能采取力度较小的结构性减税。将减税与刺激创新、给员工加薪挂钩,是为了同时能达到刺激消费、推升通胀的目的,可见,这次减税也是在安倍经济学框架下进行的。冷静地看,如果减税落实,日本面临着债务压力加大的难题,事实上,日本一直在讨论提高消费税,只是进度一波三折,面对减税与财政平衡这个矛盾,没有完美答案。

  面对主要国家的减税,中国自然也无法完全置之不理,中国政府过去几年来也一直在为企业降低运营成本。在减税问题上,中国面临的形势同样是复杂的,并不只是一减了之,更应从中国现实出发大力优化税制。目前中国企业所得税为25%,动的空间不大,但增值税率是否应该做些调整,可以研究。众所周知,相对消费税来说,增值税征收成本高昂,漏损也最小,这是以营改增为减负抓手的效果被抵消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与此同时,倚重增值税、财产税比例过低还不利于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

  笔者认为,中国税改首先应从大幅降低增值税着手,并考虑以消费税(理论上而非税目意义上的,今天税目上的消费税实为奢侈品税)取代增值税,这两个税种相近,都是流转税,但消费税征收成本大幅低于消费税,替换后可大幅减轻中小企业的税务遵循成本。与此同时,及时开征财产税以使税制结构能基本反映中国经济的深刻变化,促进社会公平。

  总之,负担下降、结构优化、征收成本削减,应成为全球税改趋势下中国税改的一个方向,而所有改革目标都应该是为了改进效率,促进公平。


写评论

评论 更多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 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