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站
注册

网络公开课前景不尽如人意 剖析困境与出路

2017-12-18 11:41:46
新浪网

  摘要: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公开课的前景不尽如人意。这项调查针对100万网络公开课的用户,这些人中仅有约一半人听过一堂课,而只有4%的用户完成了其注册的全部课程。而宾大的另一项调查则发现,上宾大自己的网络公开课的人中,80%的人都已经有了一个学位。这样来看,网络公开课并没有达成预期的目的。那么网络公开课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一、困境之由

  当斯坦福大学的Sebastian Thrun(Sebastian Thrun,中译名一般为"塞巴斯蒂安·斯朗",Google X实验室(Google眼镜)创始人,现Udacity的CEO)提供的人工智能的免费网络课程吸引了全世界超过16万名学生之后,Thrun教授认为可以把这个做成一项事业,所以他创立了Udacity公司,专门来推广网络公开课。Thrun教授希望看到高等教育领域掀起一场革命,为更多有志向学的学生提供优质免费的大学课程。尤其是给贫困生以希望,给那些原本没有可能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提供课程。 这一想法也吸引了大量的风险投资进入。大型网络公开课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确形成了浪潮,不过Thrun教授或许没有预计到浪潮会有低谷时。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公开课的前景不尽如人意。这项调查针对100万网络公开课的用户,这些人中仅有约一半人听过一堂课,而只有4%的用户完成了其注册的全部课程。而宾大的另一项调查则发现,上宾大自己的网络公开课的人中,80%的人都已经有了一个学位。这样来看,网络公开课并没有达成预期的目的。

  原因何在?

  第一个原因是:缺乏有效的监督和考核。

  所有的网络公开课强烈依赖参与者的自制力,而这在学习过程中通常只有少数学生才能达到,4%的课程完成率也证明了这一点。人们常常有一个误区,认为学习过程本身就是快乐的,但实际上除了极个别的人,普通人通常是被强制的。所以对普通人来说,学习过程一般来说并不是快乐的。大多数人会在学习取得成果时感到快乐,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学习过程中也一样感到快乐。 因为缺少强制力,大部分学生往往仅仅开个头,试着参与一次网络公开课,但无法坚持完成全部课程。

  这就好比辍学现象。引发辍学的原因有很多,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家庭收入低。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意味着这些孩子需要将其时间和精力更多用于家庭的事务,而不是学习。同样的道理,网络公开课的参与者也需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境,这些困境或许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但这些困境会迫使他们无法继续专心学习,进而离开网络课堂。

  尽管网络公开课已经大幅度降低了学习的费用,但贫困者面临的真正困境是:无法有效分配自己的时间。

  第二个原因是:缺乏类似传统课堂的有效交流,这直接导致了网络公开课的吸引力下降。

  如同之前的一个戏言所称,学生到大学的主要任务是谈恋爱,当然在空闲的时候也学习一下。这当然夸张了一点,但毫无疑问,课堂的交流以及同学之间通过交流构建起来的关系,对学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由于目前尚没有对"到底是什么激励网络公开课参与者"这一课题进行的研究,所以很难得出确切的结论。不过,香港科技大学的张晓泉与合作者曾做过一个研究,主题是一个团队的成员数量及其内部交流对成员贡献率的影响。他们以中文维基百科社区几次被网络管制打断作为自然的冲击,来考察其影响。这项名为《团体规模和贡献动机:一项基于中文维基百科的自然实验(Group Size and Incentives to Contribute: A Natural Experiment at Chinese Wikipedia)》研究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11年第4期。通过这项研究,人们发现,一旦大陆用户被隔断后,海外的中文维基用户的贡献率(以词条编辑数量为衡量标准)就大幅度下降了。这项研究证明了团体规模与内部交流对持续贡献的重要性。单单是一个大的群体还不够,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交流,这样追求群体内声望或者其他有助于贡献的动机会被激发出来。同样的,那些完成了课程的网络公开课参与者,通常也是活跃的在线课堂讨论者,甚至是虚拟的网络助教。

  第三个原因是:没有搞对激励机制。

  与交流过程中享受尊重的激励不同,这个搞对激励机制的意思是说,要将网络公开课参与者所求的东西和课程开发者所求的东西,放在一个激励兼容的框架里。那么要搞清楚的问题就是,课程开发者的目的是什么,而参与者有为什么要上这个网络公开课。两者都要通过这个有一定的回报,这样一来,没有钱就一定搞不下去。钱来的方式要么是用者自付,就是参与者承担。或者是政府补贴,变成政府购买教育的部分,但这至少在美国的公立大学里还不是太现实,因为联邦政府正在削减公立大学的经费,不太可能另外拨出经费来支持公开课;要么是来自非营利组织,例如各类支持科技和教育的基金会等。但出钱的若无法协调课程开发者和参与者的激励,总是会出问题。

  二、搞对激励

  Thrun教授最近接受了一次采访,避开了之前为贫困学生或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提供课程的目的,而是提及将会与大学合作提供收费类学位课程的内容,或者与公司合作提供培训类课程。事实上,持续供给免费网络公开课程的方式,正如前面所言,大概就是政府财政支持、社会非营利组织支持、以及私有化变成公司。因为光凭理想和热情是,很难持续动员大学教授参与这类耗时费力的网络课程。

  那么参与者为什么要上这个网络公开课呢?求取新知显然是一个目的。以我自己为例,2013年,我完成了一门由麻省理工学院通过edX平台提供的网络公开课《全球贫困的挑战(The Challenge of Global Poverty)》,并获得了该课程的一个证书。但我的目的并不在于获得学分或者学位,尽管有一张证书看起来也不错,是个额外的奖励。当然很难将求取新知的目的和获取学分学位的目的分开来。但不得不承认,如果网络公开课的课程学分能被学校承认,将会很大程度激励学生参与并完成网络课程。

  更进一步,如果网络公开课最终能够被用来提供学位,或许也能激励部分没有学位的参与者。"人民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eople)"就从2009年开始了这一冒险历程。目前,我们还没有办法全面评价这个"人民大学"的学位到底价值几何,因为这所大学的近1500名来自全球137个国家的学生,只有736名还在册,另一半已经"辍学"了。而大约几十位毕业生要到明年才能进入市场。根据《纽约时报》之前的一个报道:"人民大学"有10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14位受薪员工和300位志愿者。其运营资金主要源自基金会捐款——其中包括惠普(Hewlett)和盖茨(Gates)基金会、卡内基公司(Carnegie Corporation),外加学生缴纳的申请费(在10到50美元之间)和考试费(每人100美元),不过他们可以申请豁免这些费用。而钟情教育的以色列商人雷谢夫已经为这所大学贡献了350万美元自有资金。而"人民大学"的课程安排则是由一些无偿担任各学院院长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设计的,并有意采用基于开放源代码,对技术条件要求不高,学生可不同步获取和反馈的文本材料。

  但学生到底能不能被激励起来?"人民大学"50%以上的辍学率恐怕无法让人乐观。当然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各种专业的教育委员会或者各州教育部门现在还不承认"人民大学"的学历,这样市场对该大学学历的认可程度就很低。按照中国人熟悉的说法,恐怕说它是家野鸡大学也不为过。

  是以针对利用网络公开课提供学位这件事,现在有两派观点,一派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另一派则继续乐观。Thrun教授领导的Udacity和圣何塞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合作提供带学分的网络公开课,由于学生表现不佳,已经暂停。目前而言,也还没有排名靠前的学校承认其他学校的网络公开课。宾大也仅认可自己的网络公开课可以作为课程学分,各个大学似乎都打算采用类似的策略。例如2013年,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就推出了全部采用网络课程的MPA学位,但这和宾大的实践一样,都还有一定的人数限制。最新的消息是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计划在2014年1月通过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提供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学费远远低于在校学生的费用。可以预计,2014年还有很多精英院校会投身到通过网络公开课来授予学位的浪潮中来。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搞对激励的做法。理由是学校要赚钱,网络公开课可以容纳更多的学生,不限于20-30人的课堂教学;与此同时,精英院校的网络公开课程如果提供学历教育,那么其相对较低的学费对学生更有吸引力,学生或可以更低的价格享受"略有不同"的教育。

  搞对激励会使合作的几方都能从中获益。例如《纽约时报》对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报道中就提到,佐治亚理工学院为其计算机科学硕士项目提供课程内容和授课教授,获得60%的收入,Udacity公司提供电脑平台和授课助理,获得其他40%的收入。项目预算为310万美元——包括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捐赠的200万美元,该公司将利用这项计划培训员工和招聘潜在雇员——利润为24万美元。对于那些不攻读学位的学生,这些课程将在线免费提供;攻读学位课程的学生将接受监考考试,可以获得辅导、在线办公时间和其他支持服务。如果学生无法达到课程严格的录取标准,可以获得临时录取资格,如果前两门课程的成绩优异,他们可以转为正式入学。仅完成几门课程的学生也会获得证书。

  网络公开课美国发芽,或在欧洲开花。欧洲学分转换与积累体系(ECTS)能让网络公开课发挥更大的作用。一旦欧洲大学迈出了承认通过网络公开课获得的学分或学历,这将彻底改变网络公开课的命运。因为在ECTS体系中,学生可在已批准《里斯本认可公约》(Lisbon Recognition Convention)的53国中的任何一国,将已修学分转换成该国相应的同等学历。

  与美国的体制不同,美国没有一个统一的学分转换体系,因此学生必须向各个大学证明自己的学分符合要求。而ECTS采取了一个统一的转换,这样一旦你的学分不被某个大学承认,大学就有责任证明何以你的学分是不符合转换要求的。从美国到欧洲,举证的责任从学生转到了大学。这会改变大学的行为,出于成本的考虑,更有可能接受网络公开课的学分或学历。

  尽管网络教育要全面替代课堂教学也许很难,但的确能扰动目前的高等教育市场。尤其是学分和学位的供给,会冲击原有的教育产业。例如Coursera作为网络公开课的三巨头之一,已经开始尝试在线监考。目前如果你注册了5门Coursera课程的学生,需参加带实况监督的在线考试。美国教育委员会(ACE)已批准对这批课程授予学分推荐。从这个角度看,经由网络公开课提供学分和学历在美国也会越来越普遍。

  只要搞对激励,网络公开课前景光明。当然这或许是我作为一个乐观主义的一孔之见,仅供有识之士参考。


写评论

评论 更多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 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