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站
注册

国外公开课反响火爆 中小学公开课没人愿意干?

2017-12-18 11:45:36
新浪网

  国外公开课反响火爆,国内公开课批量上线,“公开课”最近成为网络上的“香饽饽”。人们发现,在离开高考独木桥多年之后,我们对于知识的渴求竟是如此强烈。

  与此同时,由教育部牵头发布的20门大学公开课,其容量仍无法满足公众如饥似渴的求知欲。有网友提议,除了名牌大学的“阳春白雪”,那些在中学乃至小学、幼儿园教授的初级课程,同样可以做成公开课,以供不同人群的需要。在教育资源尚不平衡的今日,“公开课”无疑也是拉平教育差距的最佳药方。

   [期盼]

  “重学音乐美术,我是很想抓住这样的机会的”

  上月底,晓彤接到了孩子幼儿园发来的观摩课短信:准时出席、带签字笔、穿运动衣。想要得到一次亲眼观看孩子上课的机会,家长也要符合幼儿园园方的诸多要求。这让晓彤联想到了在网上看到的公开课,进而萌生了“幼儿园也可以开设公开课”的想法。比起大学教授的正襟危坐,幼儿园老师与孩子们的蹦蹦跳跳,是否显得有点低端?晓彤觉得这并非问题所在。家长们对于公开课的需求由来已久,家长们想看到孩子在学校的状态,了解幼儿园都教了孩子什么。

  而人们对于中学公开课的需要,则显得“高端”了一些。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负责人便曾提出过“泛中学文化程度者”的理论,表示无论一个人学历多高,当跨行业跨领域时,通常都也只有中学文化程度。这也使得有中学教学经验的主讲人,往往在《百家讲坛》中获得较高的收视率。如此看来,“初级公开课”的开设,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晓彤(孩子妈,孩子刚刚升入幼儿园大班):

  我觉得幼儿园开公开课非常有必要啊,哪个家长不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怎么上课、上的什么课啊。如果没有公开课,我们做家长的有时候都不知道孩子在幼儿园学的什么。

  现在有公司提供那种服务,就是把孩子上幼儿园的生活拍成视频让家长看,家长还得交钱。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远比不上公开课的效率,因为家长不仅要看自己的孩子,也要看老师教的什么。如果那些优质的幼儿园可以开设公开课,那家长更有的学了。

  不过想想也觉得这样的要求挺不好实现的,毕竟真正好的幼儿园,未必愿意把自己的资源免费拿出来分享。幼儿园的教学互动性大,录到网上的效果就打了折扣,况且孩子的注意力也很难集中,让他坐那儿一直看着老师讲课基本没可能。只能我们家长先学,再跟孩子互动。如果要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我看这种低端公开课肯定很有市场。

  王磊(“网课族”,热爱搜集各类公开课程):

  幼儿园公开课和大学公开课可能性质上有一定的区别,但中学公开课和大学公开课我认为性质就是一样的了。不过这里是不是应该澄清一点,现在所谓的“公开课”可不是中学所说的那种后面做一排外校老师的公开课,我觉得还是叫“开放课”比较恰当,说白了就是录整学期的课程放到网上呗。

  而且说得极端一点,就咱们国家很多中学课程的难度而言,也未必就比国外大学的导论课程差很多。只不过在上学的时候,我们是一种功利的学,为了考试而学,考试一完,学过的课全忘了。这种功利的学与自觉的学,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现在大家想要公开课,就是自觉的学。因为回头想一想,我们的中学课堂上还是有不少有趣的东西。另外,有一些课我觉得咱们的大学公开课都未必可以做得很好,那就是音乐、美术这些艺术课程。但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其实老师都有讲过,只不过因为那时候是应试教育,大家都在底下做作业。如果给大家一个机会,重学音乐美术,我是很想抓住这样的机会的。

   [担忧]

  “让学校自己出钱搞这种只有社会效益的公开课,难度挺大”

  相对于国外公开课,中国公开课的发布更像是一次政府牵头的统一行动由教育部牵头的中国公开课,一推出就是齐整整的20门课;而在这些课程背后,更是各校间的一轮轮竞争与筛选。

  本应是高校的自发行为,却需要政策推动,其背后的原因何在?在中国公开课上线一个月后,这样的疑问并未消除。不过公开课需要人力物力投入等因素,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学校自办公开课的脚步。中国公开课的讲授人之一、清华大学教授樊富珉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就曾表示,公开课的制作需要较多的成本投入。

  涉及幼儿园、中小学的“低端公开课”,其遇到的问题则会更加复杂。摄像镜头下的未成年人,其权益如何得到保障?镜头前的教师,能否保证其教学质量?

  赵女士(学生家长,孩子明年将进入初三学习):

  开设中学公开课虽好,但别开在我家孩子的班上。这事明摆着的,有摄像机拍着,而且一拍一学期,这要学习受到影响,成绩掉下来了,我找谁说理去?所以外人看这是个好事,但如果摊到谁家孩子头上,谁家都不会乐意的。

  这要是开到幼儿园去,问题就更大了。你说拍个视频自己搁家里看看可以,但公开课可是放到网上大家看啊,这要出点儿安全问题,哪个幼儿园担待得起啊。

  所以我觉得公开课可以开,但涉及到未成年人,还是要慎重。现在网上都有那种中学教师讲课的视频,给孩子们学习参考用的,单独录没有学生,我看还是采取这样的形式保险一点儿。只要讲得活泼些,不就可以当作公开课吗。

  叶晓光(化名,朝阳区某中学英语教师):

  我看现在中学搞公开课条件还不成熟。因为在我们的概念里,公开课的状态跟普通上课压根就是两种状态。想要讲得浑然天成,恐怕还真得名校名师,可真要是名校名师,在电视啊网络啊,你现在就可以看到了。问题是真有那么多人看吗?估计只有纪连海那个水平,才能吸引普通老百姓吧。

  而且搞公开课其实客观上的要求还挺多的。就算学生、家长都不反对,你也得弄套摄像设备吧,需要专人每周来录,还要后期制作。讲课我们老师还能勉强讲一下,但其他东西都要花钱请人啊,一般的学校谁愿意出这笔钱?

  说白了,现在的中学是靠升学率吸引人,谁家出了状元,谁家今年考了多少名校。除了升学率,其他都是浮云。在这种背景下,你让学校自己出钱去搞这种只有社会效益的公开课,我看难度挺大。所以你说大学公开课都要教育部牵头,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财大气粗的大学尚且如此,中小学有几个会有主动性去做呢?

  [回应]

 “网校其实也就是公开课”

  事实上,“低端公开课”的开设并非只停留在设想阶段。在采访中,有学校教师便向记者透露,公开课实际已进入学校的讨论议程,各种形式的“网校”、“名师网络教学”,也为公开课提供了足够的基础。对于家长的担忧,几位名校教师给出的答案颇为自信:“我们的学生早就习惯公开课了。”

  范佩芬(原北京崇文区第三幼儿园园长,早教专家):

  从教育的内涵来看,推广幼儿园的公开课是值得支持的。这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也能给家长一些引导,是一件好事。

  不过幼儿园的公开课有一定的特殊性,因为有小朋友在,就牵扯到家长愿意不愿意,需要去沟通。而且幼儿园的课程,互动内容比较多,在上课的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需要老师去处理。也有可能一些小朋友受到冷落,那我们怎么去解决。这都是公开课需要解决的课题。如果只是说随意把幼儿园的课程拍下来放到网上,那可能会带来不利的影响。

  所以如果要推出幼儿园公开课,就要求我们的老师多方面思考。既能兼顾孩子们的需求,也能让家长从中有所收获。

  叶长军(北京四中教师):

  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公开课也一样,利和不利兼有之。但从原则上,我觉得公开课可以做。其实我们学校对这个事情就有讨论,只不过还没有实施。

  可能家长会有一些顾虑,公开课会不会对孩子有一些影响?我觉得不能否认,公开课对部分学生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但开设公开课对于学生同样是一种促进,可以培养学生的适应性,时间长了对学生而言也是件好事。而且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网络的手段,例如我们学校就有网校,通过网络授课的形式,让更多的学生看到四中在讲什么,四中的学生在学什么。把这些内容推广开,其实也就是公开课。

  [回忆]

  那些被我们忽略的……

  美术课

  在残酷的应试教育体制下,美术课几乎是校园中最为悲剧的一门课。多数人回顾自己的学生时代,只能回忆起“挥毫泼墨”的肆意玩耍,却记不起美术课上还学过什么。进入高中后,美术课更是成为一门可有可无的“副科”,甚至有学校直接取消美术课,只因它“耽误了学生的学习时间”。

  音乐课

  与美术课一样,音乐课几乎可以确定名列中学悲剧课程前三名。学几首红歌,听几首交响乐,我们一辈子的音乐教学也许就在几个音符间匆匆度过。以至于毕业多年后,仍有无数人不认识简谱、五线谱。中学公开课,能否让我们找回聆听音乐的乐趣?

  思想品德课

  思想品德课到底是门什么课?就算上学上了十几年,恐怕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哈佛公开课《幸福》告诉我们,思想品德课可以是一门让听者幸福课。

  阅读课

  阅读课并非语文课,这门很少出现在我国校园中的课程,本应是人们学习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媒体报道,近年来部分中学尝试开设阅读课,取得了一致的好评。也许在不远的将来,网络上的老师带着我们重温那些名篇名段,就将成为现实。


写评论

评论 更多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 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